白叶生

【楼诚】《偶烛施明》(娱乐圈AU)【 番外一 戒指】

*挑戒指


 “尧舜之德,譬犹偶烛施明于幽室也,前烛照之,后烛益明,非前烛昧,后烛彰也,乃二烛相因而成大光。”

 ——汉·王符《潜夫论》


 

  番外一 戒指


  明诚坐在保姆车里看着窗外发呆,心里面想的却全是明楼。从前他知道明楼不喜欢出席太多的商业活动和访谈,虽然现在好了不少,接受度比从前高了很多。但是他还是担心前几天刚高强度工作的人在本应该是假期的日子里再出来工作会觉得疲惫。

  早上明镜叫他过去的时候,明诚还吓了一跳。在走到她面前的几步路上认真的反思了一下最近自己有没有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情,有没有会让大姐生气的事情,越想心越沉。毕竟在明诚看来,他做的每一件事……都足以惹大姐生气了……

  心里情绪低落,低着头站在明镜面前。

  明镜正和明楼说着话,眼神一瞥看到明诚脸色不好,“阿诚?身体不舒服?那你在家休息吧,让明楼一个人去。”

  明诚一听抬起了头,“大姐我没事,您说吧。”

  明楼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一下就想明白过来,清了清嗓子忍住了笑意。

  明镜上下看了看明诚,满意点头,“我们阿诚现在火了,大姐正打算借你的东风呢。”

  这回明楼到底笑了出来,还嗯了一声表示赞同。

  明诚脸一红,“大姐您别打趣我了……”

  明镜不再逗他,“今天下午3点首饰行有个商业宣传活动,我需要两个代言模特。”

  明诚眨了眨大眼睛,看向明楼。

  “不用看你大哥,这事我说了算。就你们俩了。”

  明诚于是答应了,“行。”

  明镜脸上一笑,瞪了明楼一眼,“你看阿诚多干脆。”

  明楼叹了口气,眼里都是无奈,“大姐,你明明可以提前几天告诉我,我就这几天忙没顾得上这边您就给我添乱。”

  “我早告诉你了,你早就跑了!”

  “怎么可能,大姐,这是家里的生意,我肯定要出力的。你早告诉我我就把其他的事情都推开专心做这个了。”

  “哎呀,准备什么啊,你和阿诚条件这么好,一人带块表往那一站就行了。当然那么多首饰呢,你们俩看中哪个拿去戴了宣传我也高兴。”

  明楼想到了什么,眼神闪了闪,也笑道。“那行,我们俩今天下午准时过去。”

  话音一落,招呼明诚去准备了。

  明镜在身后看着两个身材极佳的弟弟,突然想到了喊道,“你们俩不要穿成一样的,也不要穿家里的,被人家看了要惹人怀疑啦。”

  “知道了大姐,您就别操心了。”

  “还说我操心,还不是你们三个当时跑出去还要装作不认识,不然哪有现在这些麻烦事!”明镜想起来就来气,都多大个人了还一个个这么贪玩,以为是过家家呢。等念叨完再一抬头两人早就没影了,无奈的笑着转身上楼了。


  因此明诚现在坐着车就是往首饰行去呢,要说明楼心情不好他还能理解。当然他不是想要让明楼心情不好,只是一个原本不喜欢出席活动外加劳作好几天就等着今天休息的人,心情不好才是正常的吧?

  明楼被明镜说服了也有情可原,更何况明楼是家庭至上的人。所以就算不会心情不好,心情很好这种反差也太不正常了吧!

  从在家里两人挑下午活动着装和挑选腕表的时候,明楼就差把愉悦这两个字写脸上了,整个人周围的空气都和颜悦色起来。

  明诚只不过一如往常的帮明楼准备了着装和腕表,明楼就难得指挥的也替他选择了款式,还夸说这块腕表低调奢华、和他气质很搭配,两者相得益彰。夸的他心里直打鼓,而他帮明楼挑衣服的时候,明楼竟然哼起了歌!

  明诚觉得自己的世界要裂开了……这是他第一次没办法接收到明楼的想法,不过一想到明楼时不时瞥向他的似笑非笑的眼神,他就觉得,还是不要接收了……

  于是他在俩人都准备好要穿戴的东西之后没等明楼就自己一个人躲了起来,反正明家大,屋子多。等打扮好了之后明诚跑去明镜面前晃了一圈之后就跑了,反正他们俩关系还没公开不能一起出行。

  不,是那个关系公开,不是那个关系公开……

  明诚既想早点到会场看到明楼又怕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在等着他。他还没看见明楼穿上那套衣服之后是什么样呢,沉稳雅致的深灰双排扣,大哥穿上一定儒雅极了……

  想着想着忍不住抬手把脸埋在了手心里。

  梁忠春从明诚上车开始就开始看着他,看着他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到处乱飘,看着他陷入自己的世界里挣扎,看着他抓耳挠腮,看着他抬手捂住脸,终于忍不住出声,“行了行了差不多行了,一会公共场合,不要乱晒手知不知道,犯规!”

  明诚瞬间从意识海里抽离出来,恢复常态,翘起腿把手随意搭在膝盖上,神情一片淡然,“哦。”

  梁忠春嗤笑,“别装了,耳朵都红了!”

  明诚冷着脸回头瞪他一眼,梁忠春心想你瞪我也没用,我都没给你照下来传网上你就知足吧。

  过了好一会明诚斜眼瞥了过去,“你让我别晒手,你还记得一会儿活动是宣传什么的吗?”不等回答就把头扭了回去,一片得意。

  梁忠春想了一会,这回换成他想要捂脸了。

  宣传的是腕表……他竟然忘了……不晒手怎么晒表……带脖子上吗……不用等明董事长动手,明大总裁就先把他做了。


  早早到了商场,明诚戴好墨镜又戴上私服的帽子下了车。保安已经就位,明诚与梁仲春先行进去找化妆间换衣服了。

  没坚持多一会,等化妆的时候明诚的思绪早就跑远了,一直没看见明楼,也不知道来了没有,是突然有什么事耽误了还是有什么差错,心越提越高。

  等终于造型和妆都准备好了礼貌的和化妆师造型师道了谢,就快步走出去了。

  门一推开就不禁吓了一跳,心心念念想的人正站在门外。

  明楼穿着明诚准备好的那套深灰双排扣,还有柔软轻盈彰显温暖的黑色高领毛衣与雅致的低帮皮鞋。衬得本就挺拔如松的人温文尔雅,风度翩翩。深邃的眼眸里与嘴角一样有着淡淡的笑意,正注视着他,只有他才知道的视线温度从他的脸庞到他的脖颈,从他的锁骨到他的腰腹,就这样一点一点的从上到下缓慢凌迟着他。

  明诚深吸一口气,低声喊他,音都抖了起来。“大哥。”

  明楼终于大发慈悲抬起双眼,淡淡道,“造型不错。”

  墨色浓郁的黑本该是沉稳的,巧妙的以椭圆与直线相交的暗纹搭配就鲜活起来,在明亮晃白的灯光下发着蓝紫色的光,还有那洁白优雅的钢琴褶衬衫、俏皮的黑色小领结与裸露在外的精致的脚踝。

  明楼嘴角的笑收敛了一些,眼神流转。

  ——真想把他锁起来。

  明诚浑身的汗毛一瞬间立了起来,本能的感受到了危险,眼神悄悄一闪,望向明楼。明楼那边却是面上一切如常,明诚只好先按捺住了。

  活动正式开始,依照流程两人先要各自接受采访。

  明诚被采访的样子素来是真诚而又充满喜悦的,时不时的笑声与专注明亮的眼睛一样讨人喜欢。明诚边笑边回答问题,思维机敏还不忘宣传,就连记者们也跟着笑起来,然而没有人知道明诚现在有多煎熬。

  那一抹视线时隐时现,从各个方向投过去在他的身上,明诚只能逼着自己集中注意力。终于结束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腿都要软了。

  轮到明楼的采访,明诚在一旁歪头看着明楼脸上挂着微笑却气场全开的样子,又开始反省,虽然他和大哥做的事大姐会生气,可是他也没做什么会惹大哥生气的事啊……

  这一上午心惊胆战过的太不好受,忍不住有些委屈的瘪了瘪嘴。表情一闪而逝,很快就藏了起来,却不知被某个正巧回答完最后一个问题的人看了个正着。

  明楼很满意,视线扫过明诚被那一小节优雅的白色与精致腕表陪衬的修长漂亮的手,想到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更满意了,这回笑容倒是真情实意了。


  明诚与身边的人点点头,走过去和明楼会和开始巡场环节。

  跟在明楼身边是最舒服的事情,不得不说这样熟悉的距离与位置让明诚心安了许多,只是看着明楼兴味盎然欣赏一个又一个玻璃柜的样子,疑窦不消。一时间没办法专注下来,心里揣测着渐渐走了神。

  明楼仿佛从未察觉一般,欣赏着各式各样的腕表,步伐悠然自得,十分惬意。看见样子不错的还会特别叫明诚过去看,再讨论一番。

  渐渐地明诚被带入了佳境,担忧烟消云散,脸上又重新露出了笑容,时不时侧头过去与明楼交头接耳说着自己的想法,明楼也乐得指教一二。中间遇到几款样子不俗的,明楼开口让明诚试一试。

  明诚有些犹豫,“不用吧,手上还带着一款做活动呢……”

  明楼一挑眉等着他说完,明诚渐渐收声,“试试试。”无奈的换了左手,戴上了新的,的确不是凡俗,风格特征显著又美丽。

  明楼点头称好,明诚对他展颜一笑,解开放了回去。再次向前的时候明楼在明诚耳边轻声说,“回家就去找大姐讨过来。”

  明诚差点大笑出声,“大哥你自己是总裁你还记得吗。”

  “讨大姐的才有趣。”

  “越有钱越抠门!”

  明楼宠溺一笑不反驳他,俩人气氛好的不得了,想着明镜头疼的样子就玩心渐起,趁着摄像机不怎么注意的角度试了好多,边笑便向前,渐渐走到了珠宝区。

  活动渐渐步入尾声,周围的人少了许多也没有人打扰他们俩,明诚也就没在意,慢慢走到最后那个玻璃柜。

  明诚俯身看过去,“大哥,咱们家珠宝做的也不错,怪不得大姐都不打广告的。”声音压得很低怕别人听见。

  明楼对明诚口中而出的“咱们家”这三个字十分满意,眼里眼角都是笑,“不是她不做,是还没做,等着她几天想起来避之不及。”说着回头不动声色的对一直跟在不远处的梁仲春使了个眼色。

  梁仲春点头,拉住从身边经过的某台记者聊了起来,悄然挡住了一个机位。

  明诚无所谓的耸耸肩,“清一色的精致绝美,又有何妨。”

  明楼就等他这句话,语出却是随意,“你现在就可以试试。”

  明诚撇了撇嘴,“这都是戒指手链的东西,不做宣传试来做什么?”

  专柜的小姐在俩人刚来的时候想说话,看见明楼却全都咽了回去,听到明诚说这句话的时候连忙接上,“先生就试试吧,先生手生的这么好看,只是戴上欣赏一下也好。”

  明楼投过去一个满意的眼神,这个不错,记下来回头加薪。顺着接了句,“试试吧,回去和大姐说她一定开心。”

  明诚略一犹豫,想来也没什么,到底答应了。然后就神色专注的看进玻璃柜里面,其实之所以停步就是因为这一路走下来这柜子里的某样东西他看了就喜欢,才会看了那么久。

  只是那个戒指他看着就觉得心里怪怪的,不敢碰触,所以最后选了旁边的一款较粗的扳指。

  明楼额头跳了跳,眉头短促的一皱,心平气和的问他,“你真的喜欢这个?”

  明诚在这种事上怎么会去骗明楼,只好沉默不语,把玩着手上的扳指。

  明楼突然一笑,贴在他耳边温声说,“怕什么,喜欢哪个挑哪个,自家的东西有什么戴不得的。”

  明诚一想也是,豁然开朗,把心一横手指点了过去,要了那款他看了许久在整个店里觉得最特别的一款戒指。拿在手里就觉得喜欢。

  明楼站在一旁看着明诚嘴角浅浅笑着,神色安然把玩着那枚戒指的时候,费尽心思克制才忍住心里的激荡,没有上前把明诚当着所有人的面按倒在玻璃柜上狠狠吻下去。

  明诚心里莫名觉得激动,深吸了一口气戴到了左手的食指上。虽然他手指又细又长竟还是觉得戒指窄了点戴不到底,心里有些遗憾,但是那戒指他仅仅是碰着都觉得莫名欢喜,更别说戴在手上了,心满意足的抬起右手用指尖温柔的摸了摸上面精致的纹路,虽然那些花纹被精细素雅的钻与宝石点缀,难以辨认,他还是觉得自己一眼就认出了上面的样子。倍感亲切,戴过了觉得满足了就摘了下来,递回给专柜小姐。

  回头对着明楼笑的眼睛都弯起来,“试过了,可惜小了点。”才说着被梁仲春叫了一句,“走吧,大哥。”

  明楼神色温柔,微笑着看着明诚的背影,回头低声对专柜小姐说了一句,“包起来。”就神情自若的走上前与明诚继续最后的收尾环节了。


  回到家吃晚饭的时候,两个人都是心情愉悦的样子。

  明台从外地飞回来好不容易赶上了晚饭,边吃边看他们,心想也不知道这俩人吃错什么药了,笑的也太可怕了。往明镜那边凑了过去,俩人一起嘀咕了半天。

  而这些全然没有被放在明楼和明诚的眼睛里,一点都没有注意过。用完餐各自回房了。

  等夜深了明诚还没睡着,躺在床上发呆。所以手机短信声音响了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看了过去,随机噌的爬起来,蹑手蹑脚的下了楼。

  被扔在床上的手机渐渐暗了下去,字也渐渐消失。

  ——下来一趟。

  明诚推开明楼的门又轻手轻脚的关上,“大哥怎么了了——”话说一半一抬眼就惊得卡了壳。

  明楼还穿着白天的正装没有换,站在房间中央看着他。

  “大哥?还要出去?是有事吗,那等我一下我上去换衣服。”说完转身就要再回去。

  明楼哭笑不得的把人叫住,招了招手。

  明诚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紧张的不得了,忐忑的走到明楼面前。

  明楼见他难得这么可爱的样子,心里蠢蠢欲动,要不是接下来的事情太重要,他真想再逗逗他的阿诚。低下头拿起手里的盒子,准备打开的时候被明诚一把抓住了。

  明诚有着永恒漆黑明亮的瞳孔里现在满是慌乱,他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心里隐隐有着连想都不敢想的猜测,下意识就阻止了明楼。

  明楼却笑了,温柔的不成样子,连低沉的声音都有笑意,“阿诚,别慌。”

  明诚看着明楼的眼睛,慢慢的松了手。

  那里就是白天才试过的那枚戒指,明诚声音颤抖,“大哥你拿他做什么,还没到代言的时候。而且这戒指我虽然喜欢却戴着小。”还在接着想话往下说,被明楼的手碰了碰嘴唇,下意识的收了声。

  明楼笑着拿出那枚戒指,“我们家阿诚什么时候变傻了,原来那么聪明的。不是戴在食指上的东西,你非要往上安,自然就小了。”说罢抓住了明诚的手。

  明诚下意识的往回缩,明楼神情一厉,“你敢躲一个试试!”深吸了一口气,“你要是心里有半点不愿意,你说,我不逼你。”

  明诚身子一颤,顿住了,低着头看着明楼的手就那么握着他自己的。就是这双手,给了他人生里第一份安全感,然后紧紧拽着他一路前行。给过他痛苦,也给过他欢愉。

  从未松开过。

  明诚眼里渐渐有了泪,他低声笑着,声音哽咽,“我怎么会不愿意,我怎么可能不愿意。我是怕大哥……”

  明楼轻笑,声音竟也哑了,“所以就说我们阿诚没有从前聪明了,除了你,还有谁能寸步不离的陪了我二十年,然后再陪我走以后的二十年,四十年,六十年?”

  “早就是我明家的童养媳了,还想跑,美的你。”

  明楼低声说着,温柔的把明诚的左手托在手心里,专注而虔诚的慢慢把戒指戴在了明诚的中指上。

  完美契合。

  明楼端详了许久,清了清嗓子抬头看明诚,却是一愣。

  明诚眼里全是笑,脸上却满是泪水。

  明楼抬手擦了干净,“好了,这是要把小时候的眼泪都哭完,明天可不能见人了。戴了我的戒指就是我的人,可不能给我丢脸。”

  无奈低语,“早就是你的人了。”神情着迷的看着手上戒指的样式。

  明楼抽出锦盒里的卡片递过去,明诚茫然的接过,只是眼神一落上去什么简介什么故事全都忽略掉了,愣愣的看着最后那几个字。

  ——设计者:明楼

  “所以真的是!”明诚慌忙抬头确认。

  明楼点了点头,“看来以后我失业了可以改行了。”

  明诚又哭又笑的抚摸着戒指,他就知道,他之所以能认出来,之所以能有共鸣,之所以觉得它特殊全都是因为设计者是明楼。

  明楼见他这样喜悦到哭泣的样子心里一痛,他想他穷尽一生也会努力给他的阿诚幸福的,直到有一天他彻底补全他年幼时心里留下的洞,让这张面孔上再没有痛苦与眼泪。

  把明诚轻轻拉进怀里,低头亲吻在那红透了的眼角上,“只有你。阿诚,只有你。”

  明诚喉咙滚过一声哽咽,“只有你。”

  “先生。”

  抬首迎接那个温柔不带情欲的吻,紧紧相拥。

  指尖的戒指上钻石荆棘在圆周上蔓延,墨绿色的蛇撕咬扯断了尖刺,盘绕在中间那株安静绽放的兰草上。

      栖息。

  璀璨。


  【画风崩坏小剧场】

  “啊!”明诚突然推开了明楼。

  明楼皱起眉,“做什么一惊一乍的。”

  “大哥你这是在求婚吗?!”明诚一脸惊恐。

  “那你以为我在干吗?”明楼抱着手臂,挑眉看他。

  明诚:“大哥我觉得你这不是求婚你是在逼婚……”

  明楼:“你再说一遍?!”

  明诚抓狂:“而且我竟然穿的是睡衣!!”

  明楼无奈:“……阿诚你冷静一点……”

  明诚:“……冷静下来了。”

  明楼微笑:“乖。”

  明诚:“大哥……”

  明楼:“说话。”

  明诚:“你告诉大姐了吗……”

  明楼:“……”

  明楼和明诚大眼瞪小眼,明楼下达了最终命令。

  “去订明早最早的机票。”

  “好嘞。这就去。”

  “回来!”

  “啊?”

  “还没亲完呢,往哪跑。”


----------------------------------------------------------

问我为什么不滚床单,现在写完了你们还让不让我写洞房花烛夜了!

然后只有我一个觉得最后画风崩坏才是画风正常吗?!



评论(78)
热度(973)
©白叶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