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掀火

病入膏肓后记

关于文章

好像到了结局总该说点什么,我想了想,要表达的东西都已经在字里行间了。病入膏肓的终章,我落笔最后一个字时,自己仿佛是病了一场,又好了一场。


这个文对于我来说有太多的回忆了。

有关自己的,有关他们的,有关基友的。

我永远记得第一章写来时的心情,也记得读到你们留言时候的感动。

记得因为这篇文和多少人在茫茫人海里,或是相逢,或是知己。

每一次被催更时“今天有病吗?”的玩笑话,我怕是笑到忘不掉了。


中间我也疲惫过,想要放弃过,还好,我坚持了下来。

因它带给我的快乐远远超过了悲伤。

这篇文从头到尾对我来说都很美好,衷心希望你们读到的也是。

虽然它有个病气的仿佛BE的名...

《病入膏肓》章二十 痊愈(终章)

虽有不舍,终章也还是到了。谢谢大家,鞠躬


章二十 痊愈

  李熏然正式从宿舍搬出来,迁入凌远家里。现在也算是俩个人共同的家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要开始同居生活了!是不是应该庆祝一下?”李熏然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上,一脸舒服的表情。

  凌远把人往上拽了拽,“再往下窜就要掉下去了。”

  李熏然听话的往上坐了坐。

  “你想怎么庆祝,出去吃?”凌远想了想现在也不是什么节日,想庆祝的话也就是出去吃个饭。

  “哎呀,忘改了。不说这个了,快想怎么庆祝,出去吃就算了,好不容易你陪着我放这么长时间的假,胃养的好了点。等你彻底稳定下来再说出去吃的事吧。”不是不得已的话还是少...

《病入膏肓》章十九 紧张

章十九 紧张

  

  等俩人一起回到了家,凌远想起来问他,“李叔知道你档案转移过来的事吗?”

  李熏然的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当然不知道,不然他可能会打死我……”

  凌远不禁蹙眉,“我以为他同意了你才办的手续,我还在想怎么会这么容易。李叔不是局长吗,他不同意你是怎么办的?”

  李熏然耸了耸肩,“他之前出公差了,交班给别人了。现在代理局长是小时候看我看到他的,我和他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他就同意帮我瞒着我爸,把程序给走了。”

  凌远眉毛一跳,“我觉得你怎么动之以理我就不用知道了,你来说说你是怎么晓之以情的?”

  李熏然干笑着往后退了半步,被凌远给揪住了,“快说。...

《病入膏肓》章十八 胶合

章十八 胶合

  恋人从相知到相爱需要多长的时间,才会习惯害羞,习惯俩人之间比从前多太多的亲近?

  此题无解,凌远也不知道准确答案。

  他只知道他新鲜出炉的爱人在第二天酒醒之后,就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事情,坦然到他差点以为李熏然是喝断片了。

  俩人互诉衷肠的时候,李熏然还保持着足够的清醒,可后来苦笑不得的就是俩人吻着吻着李熏然就睡着了。

  凌远把趴在自己怀里闭着眼睛睡的舒服的人抱起来,放在床上。一如伤重那几天,凌远用湿毛巾给李熏然擦拭了身体,自己神经紧绷了一天也觉得疲惫。

  躺在李熏然的旁边,看着他安睡的侧脸近在咫尺,才仿佛有了一点实感。

  也许从此就不再是自...

《病入膏肓》章十七 表白

最喜欢的部分终于上线,很早说好的礼单~ 致 @一握灰 

这章的章节名简直是全文的叛徒!

——————————————————————————————

章十七 表白

  趁着案子结束再加上李熏然受伤,局里给他放了一个月的长假,还是暂定的天数,如果休养不好的话还可以延长假期。

  最初得知消息的李熏然在医院里开心的就差打滚了,这也是为什么他稍微过了没几天就缠着凌远让他出院了。因为他觉得回到家就可以开始他完美的假期而不用呆在味道难闻又死气沉沉的医院了。

  凌远拿他没辙,就把他拎回了家。只是李熏然现在基本属于“生活无法自理”的情况,他放心不下也和医...

《病入膏肓》章十六 幻听

二更,这章我真的哽咽……

————————————————————————————

  凌远用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医院,神色焦急地连护士都吓了一跳,得知院长是来找朋友的时候连忙告诉他情况。

  等凌远冲到重症监护室的时候整个人都乱了,心情慌张,甚至一度想要进去到离李熏然最近的地方。韦天舒和李睿追上了他,一把抓住凌远,“你不能进去。”

  “你放手!”凌远低吼。

  俩人把他压住,“你发什么疯,这是医院你做院长的现在这样像话吗?!”

  凌远充耳不闻。

  “再说他也不在里面啊!”

  凌远终于停住,眼睛发红地看他,“你说什么?”

  “我说他不在里面!”

  “可是刚才……”...

《病入膏肓》 章十五 焦虑

  就算生活总是瞬息万变,现在的情况在李熏然看来仍然只能觉得吃惊与无措。

  下午的时候他与凌远通电话的时候情况还算正常,可当晚回到了凌远家,他觉得凌远有些不对劲。他和简瑶俩人在饭店用餐,再加上许久未见聊的比较多,等俩人晚餐结束的时候时间就已经很晚了。

  李熏然给凌远发的“会稍晚一点回去”的短信没有收到答复,这时候他还没有太明显的感觉。离开饭店前,他也因为怕凌远不吃东西就另外点了一些口感比较软的食物,打包带走了,这样如果晚上饿的时候还可以当做夜宵吃。

  为此他还被简瑶用一种“心照不宣,大家都懂”的眼神盯了一路,让他多有无奈。

  把简瑶送回了酒店,就立刻赶回了家里。

  “我回来...

《病入膏肓》 章十四(失重)下

章十四 失重 下 


   李熏然觉得在射击上凌远很有天赋,可能也算是男性的某种共通性,因为除了第一次他狠狠的嘲笑了凌远,之后凌远就再也没有给他机会过。枪枪都在靶上不说,接近靶心的次数已经数不过来了。这在业务射击爱好者来说就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

  李熏然郁闷的看着凌远,“到底是高材生,什么都可以玩的溜。”

  凌远把耳罩放在一边,靠在一旁笑着看他,“我是高材生那你是什么?射击总要小心点,不然可就不像是刀伤那样简单了。”

  李熏然想想也是这么个道理,慢悠悠点了个头,没几分钟又变得兴高采烈了。

  凌远惊奇他刚才还是一副沮丧模样,...

今天醒来就看到微博上一个姑娘@-流暮- (lo同名但我手机艾特不出)发过来的私信,很开心很感动,谢谢你喜欢,谢谢这么漂亮的字。

【凌李】《病入膏肓》章十三 失重 上

  没想到后来你痊愈了,我却病入膏肓。

                                   ——凌远

  章十三  失重


 

  章十三 失重(上)


  凌远手里拎着新买的蔬菜从电梯里走出来,...

《病入膏肓》章十二 (平衡感)

*4、5/30  

*关于枪与手术刀,两个冰冷物件碰撞而出的火花


  没想到后来你痊愈了,我却病入膏肓。

                                   ——凌远


  

章十二...

《病入膏肓》章十一 (增生)

*2、3/30


*关于枪与手术刀,两个冰冷物件碰撞而出的火花


  没想到后来你痊愈了,我却病入膏肓。


                                   ——凌远


 ...

©白掀火 | Powered by LOFTER